首页 > 材料 >

山东电视体育频道易果生鲜怎么样(易果生鲜卡哪

时间: 2021-11-22 14:33

老牌生鲜电商易果生鲜重新回到聚光灯下。这次,是因为它破产了。

这是生鲜电商产业发展的一个尴尬缩影。尽管行业已经发展多年,大大小小众多公司下场参与,但目前没有一家生鲜电商企业明确地实现商业上的成功。

易果倒下

企查查信息显示,由易果生鲜员工倪丽静、冯向东提出申请,易果生鲜(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),以及旗下的云象供应链(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)和安鲜达(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)已于7月30日进入破产重组。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7月30日裁定受理以上三家公司的破产重整三案,相关案件的开庭时间为2020年11月3日。2020年9月4日,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公告,确定本案债权申报截止日期为2020年10月19日。据了解,易果生鲜CEO张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消息,但其并未透露更多细节。

第一财经记者登录易果生鲜App发现,目前易果生鲜移动端仅保留食品饮料、海鲜水产、精选肉类三种品类,食品饮料仅剩22种产品,海鲜水产仅剩大闸蟹和小龙虾,精选肉类仅剩牛排和进口牛肉类。

易果生鲜App于9月24日发布公告显示,其客服通道已从电话客服换为线上客服,电话客服通道已关闭。第一财经记者10月16日中午给线上客服留言,直到10月17日中午,客服才回复。

许多用户在媒体公众号相关文章下反馈,易果生鲜储值卡内的余额怎么办,是否可退钱。对此,易果生鲜客服对第一财经回应称,目前易果生鲜App属于正常营业状态,这意味着用户储值卡里的钱仅能从有限的品类中选择消费。

对此,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钱颖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理论上,会员余额属于未消费的金额,应当全部退还给客户。实践过程中比较复杂,如果已经进入破产重组程序,假设重整成功,重整投资者进入生鲜公司会接盘以前的债权债务,余额可能恢复消费或者全额返还。如果重整不成功,就要看公司剩余资产有多少了。这个阶段时间漫长,最后可能会根据剩余资产按一定比例进行分配。

企查查信息显示,易果电子成立于2007年2月,其法定代表人为张晔。据了解,自成立之初,易果生鲜是一家提供生鲜食材的TO C公司。在经过快速发展及数轮融资之后,阿里完成对易果生鲜的掌控,其定位逐渐发生转变,最终定位为一家TO B类公司,专注供应链服务。苏宁易购也曾投资易果,为苏鲜生和苏宁小店供货。但转型后,易果生鲜未能适应转型过程中面临的问题,供应链不是其擅长的领域,加之团队自身存在问题,加速了易果的倒下。

易果破产:生鲜电商无赢家

新一轮洗牌

易果生鲜的转型失败,是国内疫情控制后行业格局加速洗牌的重要体现。

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,早期的生鲜电商以垂直生鲜电商平台为主,受制于互联网技术、用户消费习惯等因素,发展较为缓慢。自2014年开始,生鲜电商市场开始受到资本方的高度。传统生鲜产品产业链存在着链条较长、流通环节多等痛点,在最初的预设中,通过互联网,生鲜电商可以减少蔬菜水果的流通环节,减少中间的层层加价。

行业随即迎来爆发,阿里巴巴、苏宁等巨头不断加码冷链和生鲜供应链投资,布局新零售创新模式,打通线上线下消费场景。以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、盒马鲜生等一批代表企业的前店后仓、前置仓、社区拼团等新型电商模式迅速发展。

但同时,野蛮生长之后迎来了一轮行业洗牌。2019年下半年,生鲜电商行业陷入寒冬。因面临长期亏损及融资难等问题,呆萝卜、妙生活、吉及鲜等多家生鲜电商平台接连折戟。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原本行走在困境边缘的生鲜电商“绝处逢生”,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。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9年12月生鲜电商月活跃用户数量达3122.82 万,同比增加82.5%。2020年4月,中国生鲜电商月独立设备数同比增速达到了140%。

与易果生鲜破产重组形成对比,众多互联网巨头都在加速布局生鲜领域。以阿里、京东、美团和腾讯为代表的超级巨头,涵盖了大店、小店、前置仓、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的所有形态。新晋巨头纷纷抢滩,滴滴开始试水橙心优选,美团成立优选事业部,拼多多推出多多买菜。另一方面,传统商超们开始线上布局,通过App、小程序等线上平台的发布来为线下引流。

而随着疫情好转趋于平稳,生鲜企业回归到产品本身。据了解,众多的生鲜电商模式中,没有一种模式十全十美。例如,如果前置仓价格低于门店,但即时配送成本很高,还要面临获客等较高的运营成本;如果从产地直采,用户次日自提,用户体验方面就会降低层次,从而增加获客成本;即使是低成本的社区团购,1~2日的供货时间同样需要考验用户等待的耐心。

易果破产:生鲜电商无赢家

生鲜产品多业态的模式探索背后,业内人士认为,对于生鲜电商而言,供应链能力突围是关键。

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从去年开始,生鲜电商频频倒下,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、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,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、消费习性的阶段,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,无法持久延续。对于生鲜电商来说,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,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,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。

艾瑞咨询报告显示,我国生鲜电商存在商业模式未能解决的客观问题,即相比发达国家,我国供应链的上游和传输渠道有待发展成熟。

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报告,截至2016年底,全国共有20743万农业经营户,其中,398万规模大于100亩农业经营户,仅占1.92%。而从美国农业部数据来看,2017年规模大于50英亩(约等于303.5亩)的农场占全部农场的比例达58.1%。

而我国仍旧以分散的小规模经营户为主,规模化的农业生产基地占比较少,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。

随着生鲜电商的崛起,冷链物流已成为生鲜电商发展重要的支撑力量。冷链物流一般包括预冷、包装、仓储、运输、配送等环节,主要的基础设施有冷库、冷藏车、保温盒、超市的冷藏陈列柜等,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冷链设施的缺失都会让生鲜产品品质大打折扣。

但随着消费升级,国民对生鲜食品需求量越来越大,生鲜电商市场依旧会得到快速成长。未来,生鲜电商只有深耕供应链、实现精细化运营,提高冷链物流配送能力才能保障产品质量,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壁垒。

更多内容